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習近平與周小平打招呼



向前
向後



  法制網評論員 燁泉
  不久前,網絡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應邀參加了文藝工作座談會,與習總書記有了一次比較親密的接觸,於是召來了一些網絡“公知”、大V們的圍攻,又製造了一次不大不小的“網絡群體性事件”。
  其實,周小平被圍攻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從他發表網絡長文《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開始,他就積累了豐富的鬥爭經驗。“再沒有任何國家比今天的中國蒙受的不白之冤更多了。如今中國的互聯網上80%的聲音都是在惡罵政府,卻還說中國輿論不自由。你們難道不知道維基的阿桑奇僅僅因為爆料了一部分美國政府的維穩開支就被通緝了嗎?”這樣的說法的確觸到了一些人的痛腳。從某種角度上說,網絡更像一個輿論戰場,不同的觀點在網上激烈碰撞,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一些人擁護的必然就有一些人反對,一些人反對的也必然會有一些人擁護。
  但是,凡事都會有人問個為什麼,這次周小平惹著誰了?從錶面上看,攻擊周小平可能是因為一些人不太光明的“羡慕嫉妒恨”心理在作怪。往深里說,周小平字裡行間明確的對中國的信心引起了某些習慣性反對論調的打壓,少數人甚至藉機攻擊黨和政府以及我國的互聯網管理。這個說來起來話長了。網絡治理是一個大趨勢,這不僅是中國的趨勢,也是世界的趨勢。這兩年我國出台了一系列規範網絡信息的法律法規,“兩高”也連續出台了兩個司法解釋,從網絡犯罪和網絡侵權的角度規範網民的網絡行為。這讓那些在網上胡說八道、不負責任慣了的人感到很不適應,“兩高”關於網絡謠言的司法解釋就受到了一些網民無端的攻擊。但不高興也沒用,這就是潮流,而且是世界性的潮流。所謂潮流就是不適應者必被淘汰。
  更重要的是,法律的規制只是網絡治理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就是在十八大報告中提出的“唱響網絡主旋律”。這概念的提出是基於網絡的現實,低俗泛濫、價值觀混亂、是非標準模糊,極端思維、語言暴力盛行,負面情緒、消極心態突出,更有甚者,有人在網上公然煽動對國家政府的仇視和敵對情緒,這些明顯都不是正常的現象。一個人可以做壞事,可以卑鄙下作,可以無恥無聊,但不能理直氣壯。很多人似乎以為在網上找到了可以理直氣壯標榜自己陰暗心裡的地方。在網絡影響力日益擴大的當下,大量負面的東西充斥網絡無疑會撕裂社會、撕裂共識。針對這種情況才會“有唱響網絡主旋律”的提法。但是治理網絡消極負面的情緒不僅僅靠法律,還要靠國家和政府的提倡和引導。引導社會積極向善、文明健康從來都是政府的責任,如果政府不作為就是失職。這就好象古代的舉孝廉,或者縣官對治下百姓進行道德教化一樣,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我們能明白周小平為什麼會被請到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去了。周小平參會,他代表的絕不是他自己,而是網絡正面的、積極的力量,愛國、理性、獨立思考,也許他做得還不夠好,但是他所做的正是我們的國家所倡導的,國家通過尊重他,來體現出對他所代表網絡正能量的尊重。
  一些人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攻擊周小平,如果不是簡單的“羡慕嫉妒恨”,那更複雜的原因就是他們對國家網絡治理的不滿意,對國家所倡導的網絡正能量的不高興了。但是你再不高興也擋不住政府履行引導公民向善的責任。
  再回頭分析周小平其人其作品。攻擊周小平的人大約會拿著兩點說事:首先是他引用的事實不夠準確。對這一點,我們相信,在他的長篇敘事中會有一些內容與事實有出入。原因大概因為他是一個網絡作家,他所掌握的東西大都來自於網上,上過網的人都知道網上的信息太多太雜,自相矛盾、前後不一致的情況很普遍。信息時代,更多的信息不但沒有給人們帶來更多的真相,反到把人們給攪糊塗了。一個臺灣茶餐廳小童小便事件就出現了好幾個版本,你分得清這是一個事件還是兩個事件嗎?這還是剛剛發生的新聞,而周小平作品中很多事件都發生在上個世紀,有些差錯也屬正常。他畢竟不是在寫學術論文,你讓他一一標註出處也不太可能。我們只能說希望他日後能更嚴謹,能做得更好。
  其次是他作品中明確的對中國的信心,讓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了。對此,我們要狠狠地挺一下周小平。因為即便他說的細節上有出入,但大方向上是沒錯的。以2008年為一個轉折點,中國與西方的力量對比正發生著根本性的變化。這種變化不僅是經濟上的,還有文化制度上的。西方的制度並不像我們一些人想的那麼先進、那麼優越,在當下,它們也面臨著很多發展的困境,也不斷地反思、不斷地尋找出路。一些敏感的西方學者已經開始意識到中國制度上的獨到之處,並開始研究和學習“中國模式”,就像我們當年學習西方一樣。而一些國家的政府可能更比他們的學者們要先知先覺,不說別的,只從他們拼命黑中國的作法中就可見一斑,因為在國際競爭規則中,只有強者才會被黑,弱者只會得到同情與憐憫。
  周小平在他的 《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一文中提到,“我們都有幸生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我們都在目睹這一次翻天覆地的變革,我們正在經歷著這場東方文明對西方霸權的終極逆襲”。是的,剪頭上的辮子易,剪心中的辮子難。我們生活時代已經進入到了21世紀,中國已經是一個正在全面崛起中的大國,可是我們一些人的頭腦卻始終還停留在鴉片戰爭時期,停留在新文化運動時期,對西方導師的“頂禮膜拜”似乎成了一種奴性化的本能,這種抱殘守缺的態度實在有點像遺老遺少頭上的辮子一樣滑稽。在固有的國際秩序下,一個國家的地位來自於別國的學習和崇拜,但是在新國際秩序正在建立的時期,一個國家的地位來自於別國肯不肯把你當對手。我們現在就處在這樣一個時期,舊有的國際秩序正經受著挑戰,而新的國際秩序還尚未完全建立起來,中國是有資格在新的國際秩序中贏得重要地位的國家。在這種形勢下,西方國家黑中國是不願其國際地位被中國取代,那麼我們自己黑自己又為了什麼呢?不是別有用心,就是對時代和形勢的變化太不敏感。
  我們挺周小平,就是因為他看到了這一點,不跟風,不受騙,不怕圍攻,肯於獨立思考,敢於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中國有問題不怕,拿著放大鏡找哪個國家沒有問題?只是我們不能為浮雲遮瞭望眼,不去承認一個中國更加民主、更加強大、更加自信的基本事實。無視事實,只從自我出發,就是不理性、情緒化的表現。所以,說到底,周小平的文章中闡述的“中國信心”沒有錯。
創作者介紹

洗地毯

fw18fwrg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