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衛東 周新京
  《江河水》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整部作品構思縝密,氣勢恢宏。全書以名曲“江河水”穿插其間,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分為四個樂章:沉船、開工、抗命、起飛,由於篇幅所限,特選取第四部“起飛”以饗讀者。
  “現在想想我真傻,方秋萍是廖漢中的老婆,她從琊山煤礦轉移走一個多億的售煤款,沒有廖漢中的默許能做到嗎?廖漢中才應該是最大的懷疑對象,江河把目標轉移到秦海濤身上,根本就是在保護廖漢中!”
  劉希婭惴惴地問了一句:“你為什麼會去呀,我的盧茜姐?”
  盧茜說,事情到這一步,我也沒什麼可瞞你的了。她述說了自己內心對江河的情感,抓住劉希婭的手說,好妹妹,我覺得江河是在利用我的情感,要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劉希婭神情緊張起來:“盧茜,你說的我有點害怕了,我怎麼覺得好像有一張黑網,在籠罩著我們。哎,你聽說過白衣女鬼深夜嚎哭的事嗎?”
  盧茜點點頭:“聽說過呀,東江港上下誰不知道,不過是沉船之後的附會之言。”
  劉希婭說:“你說的時間節點不對,這個傳說不是發生在沉船後,而是沉船前一天的晚上,並且有人親眼看見了,說第一次聽到裕泰號上有女人哭泣還曾上船查看,什麼都沒有,第二次又聽到有女人哭泣,他們上船真看到了那個女鬼了。據說穿一身白色的拖地長裙,臉比裙子還白,紅紅的舌頭伸出來有半尺多長呢。”
  盧茜一擺手,對劉希婭說:“別自己嚇自己了,那不過是一些人的心造幻影,和咱們說的是兩碼事。”
  白衣女鬼的傳說盧茜自然不會相信,不過想起秦海濤在防洪堤工棚里有關靈異之事的那一番議論,她覺得父親的死肯定是太冤了。面對服務員端上來的一桌正冒熱氣的東江小吃,兩個姑娘雙眉緊鎖,面若寒霜,都沒了胃口。
  第25章異想天開
  江河從程志的辦公室出來後,又到省公安廳“9·08”專案組彙報情況。
  他認為,琊山煤礦上億元售煤款很有可能是秦海濤經手轉走的,依據有三:一是從李志民透露的情況看,秦海濤與方秋萍關係絕非一般,那麼重要的暗箱操作意見,她都可以讓秦海濤代轉,足以證明;二是方秋萍每年給秦海濤發200萬噸煤,中間油水很大,說明兩個人已結成了利益共同體;三是秦海濤在銀行做過五年高管,有足夠的人脈與經驗運作這筆巨款。他建議省廳動用刑偵手段,對秦海濤進行追蹤與監控。
  離開省廳,天色已晚。江河決定在省里住下,第二天再趕回東江。
  吃完飯,江河洗了一個澡,穿睡衣靠在床頭,隨手用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正好在重播晚間新聞。羅京充滿磁性的男中音讓江河心頭一震,身後像有一隻彈簧,一下子把他從床頭彈了起來:經國務院批准,我國企業在境內上市,由指標制改為核准制。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沒想到程副省長上午剛剛透出口風,晚上就被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證實。江河抄起床頭的電話,撥通了沈奕巍的手機:“奕巍,你看了今天的新聞聯播嗎?”
  “看了。”電話那頭的沈奕巍難以掩飾內心的興奮,“局長,您看看您的手機,我都快打爆了。”
  江河從枕頭下摸出手機,果然有沈奕巍的六個未接電話,他在衛生間洗澡沒聽見。
  “局長,由指標制改為核准制,意味著只要有券商願意對發行人進行上市推薦和輔導,核實公司發行文件中所載資料的真實、準確和完整,協助發行人建立規範的法人治理結構和嚴格的信息披露制度,公司就可以申請上市呀!”
  顯然,沈奕巍已經做了功課。
  江河坐了起來,伸出腳扒拉過拖鞋:“奕巍,對不起,你今天晚上不要睡了,叫上章總,加一個班,我馬上從省城趕回,明天早晨我要看到翔實的上市計劃。下午我們召開黨委會來討論成立籌備組的事宜,抽調精兵強將,負責股份公司的籌建,如果沒有意外,一周內我們要拿出完整齊備的上市材料!”
  沈奕巍在電話另一端脫口而出:“局長,您太偉大了!”
  江河雖然看不到沈奕巍的表情,但是可以想見他喜形於色的神態,這個沈奕巍,兩年前無意中從街上撿來,思路清晰,眼光超前,真是東江港一寶。他和盧茜珠聯璧合,張弛有道,這兩年來給了自己太多的幫助。想起盧茜,江河有些沉重,老盧頭的追悼會開完後,她在機關見到自己,從來沒有正視過一眼,有好幾次他想主動搭訕,都被盧茜臉一扭晾在了一邊,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借力於她。籌備公司上市,她是最佳人選之一。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江河水(十九))
創作者介紹

洗地毯

fw18fwrg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